天生的

就算被不明真相的人辱骂践踏到再也不能回转,我也要理直气壮的说我爱他们到底,我知道我自己没有错。

李秋千:

晚上插立牌,半天插不进去,一边倒腾一边擦上面手指弄上去的痕迹。

看着图就觉得很开心,至少在那一个时间段里,世界没有烦恼,只有纯粹的喜爱,无穷的幻想,不灭的激情,像强心剂贯穿我的全身。其他时候我很累,压力很大,但在那一个时间段里,我无比轻松。我从来没有把感情这么深厚地寄托在什么爱好上,有时候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这几年来,我其实心知肚明自己非常孤独,很多时候能感觉到心态不正,或者是突然偏激,我不愿意让亲友们去频繁承担我的坏情绪、喜怒无常、黑泥,所以常憋在心里。当年也曾经有情绪黑洞期,被家人斥责是不是要退学回家躲一辈子,那是我最无法面对自己的时候。那个时候我多移情在他们身上,虽然可能是很多所谓成熟之人看来非常幼稚软弱的行为,但我毕竟开解了我自己,和他们相遇,后来认识一些人,是我人生中的幸运。

我的世界不够宽广,所以透过这个平台去认识一些事,不管是好还是坏;见识到一些更深刻或荒谬的人性,不管当时是不是被气到头晕,并不全然算是坏事。因为真切地碰到一些事情,深深感觉到自己多么无力,所以才想要变得更好,有更多的能力,在将来的某一时刻尽可能多地保护自己想保护的;因为被舆论和人言的洪流冲刷过太多次,所以才会明白清醒的头脑,独立的判断,冷静和理智,勇气和果敢,适时的淡漠,这些是多么重要的东西。

扪心自问,我从来没有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和原则,对于我这样一个个体而言,这就足够了,别人插手不了我的思想和举动,我也没有将别人的责任负担到自身的道理。喜欢他们,是因为他们给我带来了爱和快乐,让我这几年的很多日子都过得更有声色和意义。和他们一起走过重要的三年,我比任何人都更知道哪些事是无辜的,清白的,我的心里自有一杆衡量的秤,也不会因为别人的声讨,就感到迷茫动摇,认为耻与为伍,耻于承认,认为自己受到了蒙骗和损伤。

有时候我觉得我有些极为消极的宽心冷淡,看了很久,想了很久,有些东西确是无能为力,但最后发现最糟糕的结果或许也不过如此,不会让世界毁灭。我觉得人可能不如自己想象中坚强,但也绝不会如同一些旁人巴望的那样脆弱吧。

再也没有风光热闹光明正大并无所谓,他们会一样扎根在我的心里,旁人期待的不过是从今往后和他们相伴的只有颓败谩骂和畏缩痛苦,但我知道不会的,至少多年以后留在我的回忆里的还是会是温暖的色彩。我一直求仁得仁。

评论
热度(102)

© biubiubiu | Powered by LOFTER